700科学家甘为中学生当人梯(守望)
分类: 热度:187

原标题:700科学家甘为中学生当人梯(守望)

图①:国际宇航科学院通讯院士朱毅麟研究员(左二)和俱乐部学员交流。

图②:中国工程院院士周立伟教授(右一)在作《“黑暗之眼——把黑夜变成白天”》报告之后,与俱乐部学员交流。

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供图

图③:7月8日,本报报道《“让科学之树枝繁叶茂”》版样。

编者按:7月8日,本报“讲述·一辈子一件事”栏目刊发《“让科学之树枝繁叶茂”》,文中提到:原北京天文台台长王绶琯院士曾在1997年发问:“那些当年被寄予厚望的少年,有多少走上了科学的道路?作为前辈的我们这一代人,反躬自问,是否也有失职之处?”当年,他寻求中科院科普领导小组的帮助,倡议并联合60位著名科学家,于1999年发起成立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。

20年来,先后有721位导师和5万多名中学生参加俱乐部的科研活动,其中约2300人次走进178个科研团队及国家重点实验室参加“科研实践”进所活动。俱乐部早期会员洪暐哲、臧充之等已成为国际科学前沿领军人物;不少年轻人步入社会后在不同领域感受到俱乐部的影响……

本报记者走进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,独家采访发起倡议的科学家、俱乐部工作人员及从俱乐部走出的学生,感受老一辈科学家的家国情怀,倾听科技少年的成长经历,把脉科技创新的发展趋势,以期促进青少年科技人才的发现与培养。

“昌老师的实验室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。”7月13日上午,在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(以下简称俱乐部)老会员学术论坛上,洪暐哲和新会员倾心交流:从就读清华大学生物系,到任教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,这位青年的生活与生物科技紧紧地连在一起。此前的他,喜欢捣鼓无线电、爱好机械制作,认为生物学“尽是些花花草草”。而2000年的暑假,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昌增益的实验室,洪暐哲见到一个多彩的生物世界,兴趣一下子就被触发了……

“应该有一个组织,给热爱科学的青少年们铺路搭桥”

1997年,原北京天文台台长、时年74岁的王绶琯院士致信时任北京市科协青少年工作部部长的周琳,表示他在科普活动中接触过的许多优秀学生,后来都无声无息了……“青少年时期是培养科学兴趣的关键期,应该有一个组织,给热爱科学的青少年们铺路搭桥。”

这种想法,源自王院士年轻时的一段经历:1949年,怀着童年时对天文的热爱,他提笔给伦敦大学天文台台长格里高利写信,同他讨论天体物理学。隔年,格里高利接收王绶琯进入伦敦大学天文台工作……

“就是因为年轻时遇到了几双科学领域的‘大手’,我才有幸走进天文科学的殿堂。我们能为这些喜爱科学的小娃娃做些什么?”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王绶琯的心头。

1998年初夏,中科院党组原副书记兼科普领导小组组长郭传杰接到王绶琯的电话:“老先生说:我起草一个成立俱乐部的倡议,先签上名,然后请你再约些科学家一起支持……”郭传杰说,两天后他便收到了倡议书;他签名后,送给路甬祥、王大珩、白春礼等科学家,他们签过名,再请学部办、科普办联系更多的科学家……如今,当年签名的纸张已泛黄,但61位科学家的签名仍然清晰,其中有院士45人,“两弹一星”科学家5人。

1999年6月12日,俱乐部启动仪式在北京四中礼堂举行,王绶琯、钱文藻、季延寿等科学家一起回答学生提问;一间不大的多功能厅里挤进了100多名学生,两台柜式空调机开到最低温度,房间里仍闷热难耐……时任四中副校长刘长铭回忆道:“从科学实验到科普活动,学生们提问完全不受约束,我真担心孩子们和老先生们热坏了……”

“积年累月,培养的效果还是可观的,我们没有理由不尽力”

“在酸性矿山排水环境中到底有哪些未发掘的微生物?”“这些微生物对酸性矿山排水中的铁硫代谢有何作用?”……盛夏午后,中科院凝聚态物理综合楼报告厅,北京八中学生刘羽骐走上讲台,作了题为“酸性矿山排水中特殊微生物的发掘”的开题报告。

刘羽骐对生物兴趣浓厚,学校的生物实验课已让她觉得不过瘾。“俱乐部的科研实践活动会占用时间,但不会作为高考加分的因素。”刘羽骐说,“可我就是喜欢!”

刘羽骐兴冲冲走进实验室的第一周,就犯了难:“一来就要读文献,太枯燥。”随后,她又有了新发现:“我经常在实验室待到晚上10点多,那时还有很多老师没走。”她渐渐明白:通宵达旦,是科研人员的常态。

上一篇:外卖经济越红火越要筑牢“防火墙”(网上中国) 下一篇:北京消协:途牛、驴妈妈等涉嫌捆绑搭售